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泉隐者的博客

撷趣江湾坐 擎竿望静流 未思寻酒菜 只想钓清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[原评]诗歌的癌变 / 林立  

2013-07-12 12:35:43|  分类: 诗词理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转载者感言]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当代诗人基本上是从新时期“朦胧派”土壤中“崛起”的,所谓的“先锋”,其实是来自二三手的揣度,由于比那些外国“先锋”更激进、更不理会诗歌语言的真谛,而且,一味“快意地”相互模仿,相互鼓励,因此形成如今大面积的快速的“癌变”是顺理成章的。

 
原文地址:诗歌的癌变 林立      作者:网络诗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诗歌的癌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立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没有缜密思想的人,在我的粗糙归类中,象征诗、朦胧诗、抽象诗全是一窑货,没有多少区别的。上世纪初,留洋的文人从西方带回了自由诗,看方块诗看惯了的国人觉得稀奇,叫做新诗。上世纪初是政治动荡的年代,给了文学发展的空间,诗坛百花齐放,有不同写作方式,与现在的网上混乱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从前的文人素质高,修养好,模仿外国的流派有模有样。现代人的文化素养差,一旦脱离常规写法就乱了套,不成个样子。网站设立了专门的版块,那里是个发泄场、试验场,作者都带着面具,弄坏了不会伤及真身,好办法,只是不可用“先锋派”的名头。法国的波特莱尔、英国的艾略特、美国的庞德,一百多年前就在写那些东西了,现在来学写,已是重子重孙了,如何说得上是“先锋”呢?但凡做诗,都有象征的意味,李白的“白波九道流雪山”,象征得多好,比喻得干净利落,决不拖泥带水,诗评家佩服,于是就说:“古今胜语,多为直取”。请看朦胧诗的祖师爷李商隐的一首《无题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昨夜星辰昨夜风,画楼西畔桂堂东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隔座送钩春洒暖,分曹射覆蜡灯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嗟余听鼓应官去,走马兰台类转蓬。
    我们虽然无法感知所有的诗意,但是我们可以感知主人公所处的时间、位置、饮酒作乐、花心走神、对官场的厌倦。诗有朦胧的意境美,犹如月亮蒙着薄云、美人披着轻纱,诗句清晰可读,毫不晦涩。请看上世纪初象征派诗人冯乃超的《残烛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追求柔魅的死的陶醉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飞蛾扑向残烛的焰心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我看着奄奄垂灭的烛火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追寻过去的褪色欢忻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焰光的背后有朦胧的情爱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焰光的核心有青色的悲哀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我愿效灯蛾的无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委身作情热火化的尘埃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烛心的情热尽管燃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丝丝的泪绳任它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当我的身心疲瘁后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空台残柱缭绕着迷离的梦烟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奄奄垂灭的烛火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梦幻的园晕罩着金光的疲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焰光的背后有朦胧的情爱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焰光的核心有青色的悲哀


          请再看象征派诗人胡也频的《洞庭湖上》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激烈的愤怒之长风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横扫这苍茫的湖面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五百里的水波澎湃着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彷徨了安静的渔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濛濛的灰色之雾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将水天染成一色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切的固有变样了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弥漫着拘挛与颤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浪花和雨珠飞舞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如盲众的狂热之喜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逞其得意的欢乐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向无抵抗的空间痛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隐隐的低弱之音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在暴风雨里流荡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似渔父求援的呼喊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似孤雁失恋的哀鸣。


     以上两首象征诗,与现在的象征诗有何区别呢?答案很简单:从前的看得懂!现在的看不懂!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论认为,变异可以产生新的物种。李白的诗是弯话直说,废话少说,所以他是诗仙。从侧面也反映出,古人是直抒胸臆的,民风是纯朴的,艺术是真实的。从上世纪初的象征诗也可看出,有修养的文人做事是脚踏实地的,创新不脱离实际,艺术也是真实的。现在的很多诗是直话弯说,废话多说,一味的虚写,追求所谓的含蓄,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产生了新的物种:癌变肿瘤!我对网络文学是充满信心的,二十年后所有的文学都是网络文学,我们走在前头,应该有历史责任感。文学是有血有肉的历史,没有文学的民族没有历史。每当我看到众多无聊的分行文字,我是很痛心的,现在每个文学网站都有数万会员,如果大家都来关心现实,对现实当有多大的促进啊!请珍惜网络文学的宝贵自由,文学有难,匹夫有责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