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泉隐者的博客

撷趣江湾坐 擎竿望静流 未思寻酒菜 只想钓清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读一帆先生《诗歌的延伸》有感  

2014-01-27 09:29:52|  分类: 美文共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下午,得空从《长江诗歌报》讨论区读到了一帆先生的《诗歌的延伸》一文。先生以诗意盎然的笔法纵览了自己对诗、诗意、诗韵、诗情、诗之命运嬗变、诗之艺术关联进行了行云流水般的诗意独白。笔者一气读来,为先生内心洋溢的情感所折服,为先生所瞩目的诗心情韵所动魄。

 说来自己也算是一位诗爱主义者,喜读诗、吟诗、品诗、写诗。自远古朴拙隽永的古风而历代变化多样的拼文韵语,至今日白话通透的随性诗文,事关载物、即事、应景、言情、哲思、明理之佳品,皆可入味品茗。

 今见先生之说,将诗与哲学、与佛学、与酒性、与琴韵、与棋风、与书道、与画意、与神话进行心性与意味的交融,郭开了诗者的眼眸,放飞了诗者的翅膀,鼓荡了诗者的性情,难得一味,品茗弥香。

 一帆先生在谈诗语哲学时道说,诗歌“站在哲学的大树上歌唱。”“哲学因诗而润泽,诗歌因哲学而深刻。”把诗歌的品味提升到了引领人类前行的具有精神魅力的境界。这是总结前行者的行风境界、放眼诗歌担负的使命的一种现实命题。

 先生谈酒性,很推崇诗歌是血性飘出的酒香。无论太白,无论张旭,无论刘伶,无论嵇康,先生笔底涌流着对骨血的崇尚,故极为深沉地慨叹“一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,充满淡淡的酒香。”也极为幽怨地感伤“苦涩的泪水不是美酒,救不醒沉沦的未来。”

 先生很会谈佛学,用一代诗佛仓央嘉措的诗意情怀,道出内心的感念“佛,因爱而感人;爱,因诗而升华。”以此剔透出诗与佛的姻缘——出乎其外的佛性品悟升华了诗的境界!

 先生钟情于琴韵悠扬的境界,那一声“千古知音谁与诉?”回环宇内,透彻诗心。先生不为困惑迷蒙,极目远眺,思孔子闻韶、琵琶遗恨、广陵离散、伯牙摔琴……听那声声“美妙的天籁之音”,令雅人骚客在听琴鼓瑟之中“谈诗论道”,心悦之、诗悦之、天地悦之。故慨然“琴曲诗韵,本自天成。”然琴声远去,梧桐叶落,先生心有悲悯,多想在没落的风烟中寻找琴声雅韵,以骋内心山水诗怀!

 先生善于观棋博弈,在棋盘格局中道悟诗风与棋风的渊源关联,并以棋风轻重取舍在盘面谋篇布局、机关形巧把控中经营人生起伏寓意诗意风致。故极尽对进退把控、巧拙运筹、得失取舍、物我两忘的思索和启发。

 先生深知书道画意之于诗道韵致的意义,所以生动而活泼地流泻出内心的独白——“诗文书画,妙手天成。”“可以书、可以画、可以用你的生花妙笔,讴歌生活的美好和感悟。”“天地是一盘棋,大地是一张宣纸,人类的思想是一根根琴弦,万物生灵是遒劲的一点一画,我们是宇宙里求道的佛门弟子。”“可以歌、可以书、可以画、可以饮、可以思、可以弹、可以悟,我们都是这块土地的主人.......”

 先生很是具有浪漫情怀的诗魔,他站在功利主义肆掠的诗歌苍白颓废的大门,依然神往着诗意童年的痴想,依然牵挂着诗界当下的没落,依然钟情着诗歌未来的崛起。所以不遗余力地呼唤“神话是诗歌腾飞的翅膀。”所以不遗余力地警醒“思想的翅膀折断了”,“需要哲学家们喊醒那些沉睡的心灵。”所以不遗余力地相告“一个没有想象空间的民族,一个没有诗歌的民族,我们的明天注定在短视的陷阱里沉沦。”所以不遗余力地预示“天空有一道门,人间有一个天梯,中华民族需要一个勇士,诗歌必将是打开天堂的钥匙......”

  品读先生的《诗歌的延伸》,似乎捕捉到了先生内心深沉的思索——哲学是一星智慧的火焰,酒性是一壶煮沸的激情,佛学是一方超然的境界,琴韵是一曲精神的弹拨,棋风是一盘局势的驾驭,书道是一脉功力的表现,画意是一丝心灵的流泻,神话是一双翅膀的腾飞……诗歌因为哲学而深刻,因为酒性而浓烈,因为佛学而性灵,因为琴韵而优雅,因为棋风而驰骋,因为书道而华丽,因为画意而隽永,因为神话而精彩!

2013年7月15日下午于乌鲁木齐桑山书屋


附件:《诗歌的延伸》——一帆

 

 转载自长江诗歌报社讨论区


       胸怀宇宙之人,其明眸必将着眼天下。太阳升起了,我们顺着光的影子勾勒、描画,漫过远古、漫过沧桑,追求真善美的根源。天空有一群大雁南飞,太阳召唤着万物生灵,游走、憩息、播种、收获。辽阔大地,谁来了?谁走了?谁又是万物的主宰?树依时而绿,雨择时而下,一阵风过,满树秋声;羌笛幽怨,夜色迷蒙。趁着月明,星星彻夜狂欢,琴声韵语里,低吟的不止虫鸣,屈子走了,李白来了,举杯邀月,我和影子缠绵;杜甫沉郁,苏子潇洒,竹杖淋雨,谁喜独步天下?当历史终归沉寂,我捧书夜读,任水东流。
       高歌吧!借着时代的东风,我为伯牙,揉、抹、勾、弹,演奏心曲。以天地为棋,谁与匹敌?以经纬为网,万物皆鱼;以达道为哲,人心皈依;以天籁为音,任情弹拨;以自然为画,我居其中;如果可以,我手握天下,书一笔华夏的豪情。可以寂寞,伴月而眠;可以狂饮,依江捞月;可以悲呼,天地可还?可以老死不相往来,我自山中一微尘,花开花落任泯灭。如果可以,我们何妨任情潇洒。
       不学屈子,不追李杜,我让汉诗孤独;不谈红尘,不讲风月,何妨剪窗西烛;心为大,宇宙为轻,如果把心铺展,我化作春水,漫过春秋,漫过唐诗宋词,我做尘世的浪子,打翻人间的藩篱。
       垒一间小屋,君来,我们论道。
 
诗与哲
 
        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“思无邪”。诗者,志也。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情动于中而行于言;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;嗟叹之不足,故永歌之;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也。不喜欢老夫子,独对其诗论情有独钟。春秋战国,诸侯争霸,孔子以一己之力,廓清诗坛,写【诗经】、著【春秋】,以礼乐为己任,广收门徒,周游列国,论语天下,古今一人也。
       孔子师从老子,其却从道家遁出,讲究入世: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为其儒家大纲。老夫子对老子怀有一种原始的崇拜:鸟,吾知其能飞;鱼,吾知其能游......老子,吾不知其所之,其犹龙也。龙无疑是华夏民族的图腾,孔子把老子提到神的位置,老子无形是孔子的偶像。孔子跟随老子学礼、逐道,并在以后的岁月中,兢兢业业,终于从道家夺门而出,自成一派,被后人尊为儒家始祖。
       学术有专道。各人学术,都深刻带有时代印记。老子生活周朝,面对民风清纯,政治晏清,自然讲究无为之道。孔子所处时代,正处在社会夹层,诸侯争霸,礼乐崩坏,面对水深火热中备受煎熬的人们,孔子推己及人,为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,安慰那些生不如死的灵魂,孔子无疑从中扮演调和的角色,制定礼乐,分出高低贵贱,促人各就其位,相安无事。正因为其找到了平衡点,其理论被统治阶级奉为经典,正由于其开堂讲课,社会大众得以求道,参加科举考试,有了进身之道,民心方安。另外,为了使人们的情感得以发泄,孔子进一步把诗歌发扬光大,让人们把心中所思所想通过文字传递,借传世的诱惑引导人心向善,记录生活的本真。
       道生一,一生二...生活顺着自身的规律延续,哲学,指出事物的本质,让迷惘的心找到家园;而诗歌,站在哲学的大树上歌唱。哲学因诗而润泽,诗歌因哲学而深刻。当哲学与诗歌,在那个远古,第一次牵手时,成功创造了史前文明,而我们,通过文字的传递,清晰地嗅出了时代的气息。喜欢浪漫哲人庄子,堤上论鱼谁知乐,我愿曳尾涂中游;喜欢伟大诗仙李白,天姥一曲诗意在,大道藏胸我为王。洛神的多情,湘妃的痴迷,倾倒多少词客;诗歌的呐喊,人性的回归,物我皆为知音。大道固在,诗歌我狂。
       我们迷惘吗?也许正因为灵魂缺失精神的指导吧,我们的哲学呢?我们的诗歌呢?
 
诗与酒
 
       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,请君为我歌一曲.....走进远古,发现中华民族是一个豪放的民族,古代许多意气风发的诗文,总把诗酒渲染得淋漓尽致,看似醉眼迷离的歌者,更加接近人性的真实。友谊、美文、出征、宴饮,觥筹交错中,我为酒狂。
       喜欢那些不加遮掩的真情表露,喜欢那些响当当的汉子,他们才是中华民族的脊梁。本人不善饮酒,却从心底佩服这些酒徒,李白、张旭、鲁智深、刘伶、嵇康......你可能数的清那些泛着酒香的好汉,李白斗酒诗百篇,张旭狂人,以发为笔,挥毫落纸如云烟的潇洒,谁人能及?刘伶醉酒、嵇康夜奔,一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,充满淡淡的酒香。
       文人没落了,随之没落的更有辉耀千古的酒文化。当孔乙己端着小酒硬充门面之时,潦倒的不止文人。民国至今,君听说过几多酒的佳话?多暴发户借酒发疯的丑恶嘴脸,明清的屈辱尚有曹雪芹等大家轻描淡写,人世间的沧桑隐于红楼、藏于西游,借助替天行道的大旗,水浒迷倒了多少英豪,或者把时光前追,到三国中评判是非,借一家之言,成千古之事。我们无颜,只能借助零星的诗歌,勉强站立于民族之林,【康桥】多情,谁继后世?【雨巷】落寞,我本无情!血性的诗歌,往往蒙上了一层细纱。
       建国以来,唯独钟情主席的豪迈:惜秦皇汉武,略输风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;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,只识弯弓射大雕。....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!那种舍我其谁的气概,那种藐视一切艰难险阻的雄心,是为文的宗旨。
       拥有信仰之下的贫困,也是一种幸福。而拥有了巨富,没有关怀和信仰,那才是真正的痛苦。中华民族发展到今天,经济的强盛更加反衬精神的萎弱,建国60年,我们还有能拿出门来宣扬的诗歌吗?只看到物价飞速的上涨,茅台国酒的尊荣没有助长文学的强势,滴滴醇香醉倒的都是没有脑子的僵尸,谁在文字的悲哀里低泣?苦涩的泪水不是美酒,救不醒沉沦的未来。
       积贫积弱大道在,成龙成蛇自在人。可以沉睡不醒,请飘出酒香,请掏出痴情,我们在那滴晶莹中寻找曾经的辉煌......
 
诗与佛
 
       佛入东土以来,影响深远,形成儒、道、释三足鼎立局面。随着世事轮换,或儒、或道、或释,各展其能。统治阶级亦随着时空的转换,调节自己的口味,借助三家的影响力为政治服务。总体说来,三家并存,或以道见长、或以儒治世、或以释开化天下,三家此消彼长,以儒、释为盛,道教辅之。
       佛之所以深入人心,和统治阶级宣扬不无关系,更主要的原因是其自身,佛教入主中原以来,逐步演变,特别六组慧能一系,基本完成了三教合一,六组重人,讲述人人既佛,人之所以不开悟,皆因蒙尘所致。六组道法简易易学,其以一己之力,把佛彻底拉下了神坛,拉近了佛与人们大众之间的距离,于是向佛之心日盛,佛门大开也。
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,佛以救世解救迷途,经过数代高僧的侵染,佛门净土添加了许多儒家的文化气息,许多鸿儒,往往都是当代的佛门弟子,佛学更是借助他们的影响力,逐渐深入人心,佛家经典更是充满禅家的机锋,使得许多文人名士趋之若鹜,以便了悟人生的大道,打开佛经,墨香诗韵萦目,乐声佛韵绕梁,久远的钟声,智慧的禅语,吸引许多文人雅士、达官贵族,甚至皇亲、皇帝放下尘世,皈依空门。
       痴迷和回头,往往是人生的纠结。人生的得得失失,官场的起起落落,人世间的反差时时触动敏感的心,心痛至极时,也许就是人生大彻大悟之时,辩证的唯心和唯物是事物的两面,许多时候,其实尘世的每颗心都在寻找救世的稻草,佛是救世的,诗人敏感的心何尝脱离苦海,感悟的深,苦痛更深,面对人生和社会的不平、不公,点点诗语更多关怀人世的情怀。
       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佛家经语,添加了许多辩证的诗意。佛家用诗语阐述感悟,讲述经典,表明佛家对诗歌的认可和推崇,正因如此,佛学也更进一步,把一大批知识分子团结其中,并借助无数知识分子的痴迷,将佛学发扬光大。诗歌发展中,哲学诗也成为其的一个分支,丰富了诗歌的意境。
       一代诗佛,仓央嘉措,更以其至真至纯的诗歌,迷倒了无数善男信女。仓央嘉措生平极具传奇色彩,其虽被推上达赖宝座,却不甘心的沉沦,宁愿做人,不愿为佛,诗歌歌唱人生真情,把佛与人、佛与诗歌、佛与众生托上舞台,用佛家痴语,歌心中悲喜人生:那一天的曲折回环,问佛的执着与痴迷,对爱情的不离不弃,见于不见的方外之音,凸显了人生的慈悲情怀。佛,因爱而感人;爱,因诗而升华。
       执着或痴迷,都不是道。入得其中,又要出乎其外,方能得道。做任何事,我们不妨善于学习,善于吸收,吸收其中的精华,为我所用,如此技艺精进,学业精进,诗艺精进,我们自己提高了,如果你热爱佛学,那么佛学因为我们高度的增长,佛和我们共同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       喜欢品悟,更喜欢诗歌!!!
 
诗与琴
 
       千古知音谁与诉?诗里梦里共缠绵。孔子闻韶,三月不辩肉味,乐之至也!喜欢音乐为人的天性,何况那些美妙的天籁之音,有绕梁三日之妙。古代雅人骚客听琴鼓瑟,谈诗论道,必先悦之。听音而知兴衰,不是杜撰。闲时喜欢独处,静坐陋室,拈一两佳句,饱蘸浓墨,于琴声漫洒之时,心静至极,泼墨挥毫,浓情厚意常及笔端,龙飞凤舞之时,心情舒畅之日也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总是依群而居,同病相怜。犹记唐朝乐天,一曲琵琶多少恨,挥洒笔墨千古言。一代文豪,欢歌宴饮之日,听歌观舞之时,以敏锐的心音,体悟琵琶女的凄惨往